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色的大海的博客

输入大海一样的平静、和谐、包容、蔚蓝,把咆哮删除

 
 
 

日志

 
 

拜伦 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  

2013-07-03 10:1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图片

           拜伦——在波澜诡谲的浪漫主义文苑诗坛上,他是手握如椽之笔,流金溢彩;在如火如荼的民族解放的政治舞台上,他又是身着戎装,叱咤风云,为民主和自由而战的坚强斗士。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象夜晚
  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漫天;
  明与暗的最美妙的色泽
  在她的仪容和秋波里呈现:
  耀目的白天只嫌光太强,
  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二

  增加或减少一份明与暗
  就会损害这难言的美。
  美波动在她乌黑的发上,
  或者散布淡淡的光辉
  在那脸庞,恬静的思绪
  指明它的来处纯洁而珍贵。

  三

  呵,那额际,那鲜艳的面颊,
  如此温和,平静,而又脉脉含情,
  那迷人的微笑,那容颜的光彩,
  都在说明一个善良的生命:
  她的头脑安于世间的一切,
  她的心充溢着真纯的爱情!
              查良铮 译  
           
             我 看 过 你 哭

       我看过你哭-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之前也不再发闪;
  阿,宝石的闪烁怎么比得上
  你那灵活一瞥的光线。

  仿佛是乌云从远方的太阳
  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黄昏的暗影
  也不能将它从天空逐开;
  你那微笑给我阴沉的脑中
  也灌注了纯洁的欢乐;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闪,
  恰似太阳在我心里放射。

 
      乔治·戈登·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1788.1.22-1824.4.19),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拜伦的代表作品有《恰尔德·哈罗德游记》《唐璜》(Don Juan, 1818-1823)等。独步古今的天才诗人,在波澜诡谲的浪漫主义文苑诗坛上,他是手握如椽之笔,流金溢彩;在如火如荼的民族解放的政治舞台上,他又是身着戎装,叱咤风云,为民主和自由而战的坚强斗士。拜伦只活了36岁,被评论家称为是19世纪初英国的“满腔热情地辛辣地讽刺现实社会”的诗人。
  1788年1月22日出生于伦敦,父母皆出自没落贵族家庭。他天生跛一足,并对此很敏感。1805-1808年在剑桥大学学文学及历史,毕业后,世袭为上议院议员。学生时代即深受
启蒙思想影响。

  1809-1811年,为了要“看看人类,而不是只从书本上读到他们”,拜伦开始游历西班牙、希腊、土耳其等国,受各国人民反侵略、反压迫斗争鼓舞,创作《恰尔德·哈罗德游记》(完成于1818)。其中第一、二章在1812年2月问世,轰动了文坛,使拜伦一跃成为伦敦社交界的明星。他在诗歌里塑造了一批“拜伦式英雄”。他们孤傲、狂热、浪漫,却充满了反抗精神。他们内心充满了孤独与苦闷,却又蔑视群小。恰尔德·哈罗德是拜伦诗歌中第一个“拜伦式英雄”.

   拜伦诗中最具有代表性、战斗性,也是最辉煌的作品是他的长诗《唐璜》,诗中描绘了西班牙贵族子弟唐璜的游历、恋爱及冒险等浪漫故事,揭露了社会中黑暗、丑恶、虚伪的一面,奏响了为自由、幸福和解放而斗争的战歌。巨著《唐璜》是拜伦最重要的一组诗,半庄半谐、夹叙夹议,有现实主义的内容,又有奇突、轻松而讽刺的笔凋。第一、二章匿名发表后,立即引起巨大的反响。英国维护资产阶级体面的报刊群起而攻之,指责它对宗教和道德进攻,是“对体面、善良感情和维护社会所必须的行为准则的讥讽”,“令每个正常的头脑厌恶”,等等。 但同时,它也受到高度的赞扬。作家瓦尔特·司各特说《唐璜》“象莎士比亚一样地包罗万象,他囊括了人生的每个题目,拨动了神圣的琴上的每一根弦,弹出最细小以至最强烈最震动心灵的调子。”诗人歌德说“《唐璜》是彻底的天才的作品--愤世到了不顾一切的辛辣程度,温柔到了优美感情的最纤细动人的地步……”。拜伦不仅是一位伟大的诗人,还是一个为理想战斗一生的勇士;1823年初,希腊抗土斗争高涨,拜伦放下正在写作的《唐璜》,毅然前往希腊,参加希腊志士争取自由、独立的武装斗争。1824年,拜伦忙于战备工作,不幸遇雨受寒,一病不起,4月19日死于希腊军中。这是诗人一生最后的、也是最光辉的一页。他的死使希腊人民深感悲痛,全国志哀二十一天。 他的诗歌在欧洲和中国都有很大的影响。     

      1813年拜伦向一位安娜·密尔班克小姐求婚,于1815年1月和她结了婚。这是拜伦一生中所铸的最大的错误。拜伦夫人是一个见解褊狭的、深为其阶级的伪善所宥的人,完全不能理解拜伦的事业和观点。婚后一年,便带着初生一个多月的女儿回到自己家中。从而使流言纷起。以此为契机,英国统治阶级对拜伦进行了最疯狂的报复,以图毁灭这个胆敢在政治上与它为敌的诗人。这时期的痛苦感受,也使他写出象《普罗米修斯》那样的诗,表示向他的压迫者反抗到底的决心。 
      1816年,拜伦居住在
瑞士,在日内瓦结识了另一个流亡的诗人雪莱,对英国发动统治的憎恨和对诗歌的同好使他们结成了密友。
 
             拜伦经典语录很多,仅选:

       无论如何,总不能敲已过去了的时钟
  逆境是通往真理的唯一通道
  如有可能,我将教导这世上的石头飞起来打击世上的暴君
  这个世界是一捆干草,人类是驴子拖着它走

            

             普罗米修斯 
   

  巨人!在你不朽的眼睛看来
  人寰所受的苦痛
  是种种可悲的实情,
  并不该为诸神蔑视、不睬;
  但你的悲悯得到什么报酬?
  是默默的痛楚,凝聚心头;
  是面对着岩石,饿鹰和枷锁,
  是骄傲的人才感到的痛苦;
  还有他不愿透露的心酸,
  那郁积胸中的苦情一段,
  它只能在孤寂时吐露,
  而就在吐露时,也得提防万一
  天上有谁听见,更不能叹息,
  除非它没有回音答复。

  二

  巨人呵!你被注定了要辗转
  在痛苦和你的意志之间,
  不能致死,却要历尽磨难;
  而那木然无情的上天,
  那“命运”的耳聋的王座,
  那至高的“憎恨”的原则
  (它为了游戏创造出一切,
  然后又把造物一一毁灭),
  甚至不给你死的幸福;
  “永恒”——这最不幸的天赋
  是你的:而你却善于忍受
  司雷的大神逼出了你什么?
  除了你给他的一句诅咒:
  你要报复被系身的折磨。
  你能够推知未来的命运,
  但却不肯说出求得和解;
  你的沉默成了他的判决,
  他的灵魂正枉然地悔恨:
  呵,他怎能掩饰那邪恶的惊悸,
  他手中的电闪一直在颤栗。

  三

  你神圣的罪恶是怀有仁心,
  你要以你的教训
  减轻人间的不幸,
  并且振奋起人自立的精神;
  尽管上天和你蓄意为敌,
  但你那抗拒强暴的毅力,
  你那百折不挠的灵魂——
  天上和人间的暴风雨
  怎能摧毁你的果敢和坚忍!
  你给了我们有力的教训:
  你是一个标记,一个征象,
  标志着人的命运和力量;
  和你相同,人也有神的一半,
  是浊流来自圣洁的源泉;
  人也能够一半儿预见
  他自己的阴惨的归宿;
  他那不幸,他的不肯屈服,
  和他那生存的孤立无援:
  但这一切反而使他振奋,
  逆境会唤起顽抗的精神
  使他与灾难力敌相持,
  坚定的意志,深刻的认识;
  即使在痛苦中,他能看到
  其中也有它凝聚的酬报;
  他骄傲他敢于反抗到底,
  呵,他会把死亡变为胜利。
(一八一六年七月,戴奥达蒂)

                        查良铮译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仍然居住在高原的洞穴:
  或是在微曛的旷野里徘徊,
  或是在暗蓝的海波上腾跃。
  撒克逊浮华的繁文缛节,
  不合我生来自由的意志。
  我眷念坡道崎岖的山地,
  我向往狂涛扑打的巨石。
  命运呵,请收回丰熟的田畴,
  收回这响亮的尊荣称号!
  我厌恶被人卑屈地迎候,
  厌恶被奴仆躬身环绕!
  把我放回我酷爱的山岳,
  听巉岩应和咆哮的海洋;
  我只求让我重新领略我从小熟悉的故国风光。
  我虽然年少,也能觉察出,
  这世界决不是为我而设;
  幽冥的暗影为何要幂覆,
  世人向尘寰告别的时刻?
  我也曾瞥见辉煌的梦境----极乐之乡的神奇的幻觉;
  真理!为何你可憎的光明,
  唤醒我面临这么个世界?
  我爱过----所爱的人们已离去,
  有朋友----早年的友谊已终;
  孤苦的心灵怎能不忧郁,
  当原有的希望黯然熄灭!
  纵然宴会上欢谑的伙伴们,
  把恶劣的情怀驱散了瞬息;
  豪兴能振奋痴狂的灵魂,
  心儿啊,心儿却永远孤寂!
  多无聊,去听那些人谈论:
  那些人与我非敌非友,
  是门第、权势、财富或机运
  使他们与我在筳前聚首。
   把几个忠诚的密友还给我!
  还是原来的年纪和心情!
  躲开那半夜的喧嚣的一伙,
  他们的欢乐不过是虚名。
  美人,可爱的美人!你就是
  我的希望、慰藉,和一切?
  连你那笑靥的魅力也消失,
  我心中怎能不奇寒凛列!
  又富丽又惨苦的繁嚣俗境,
  我毫不叹惋,愿从此告别,;
  我只要怡然知足的恬静——
  “美德”熟识它,或似曾相识。
  告别这熙来攘往的去处——
  我不恨人类,只想想避开;
  我痴心寻觅阴沉的峡谷,
  那瞑色契合我晦暗的胸怀。
  但愿能给我一双翅膀:
  像斑鸠飞回它栖息的巢里,
  我也要展翅飞越穹苍,
  飘然远引,得享安息。
  凯法利尼亚岛日记
  死者们全都惊醒了----我还能睡眠?
  全世界都抗击暴君----我怎能退缩?
  丰熟的庄稼该收了----我还不开镰?
  枕席上布满了荆棘----我岂能安卧?
  进军的号角天天鸣想在耳边,
  我心底发出回声,同它应和

                 杨德豫
  
              雅 典 的 女 郎
     趁我们还没分手的时光,
  还我的心来,雅典的女郎!
  不必了,心既已离开我胸口,
  你就留着吧,把别的也拿走!
  我临行立下了誓言,请听: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①
  凭着你那些松散的发辫——
  爱琴海的清风将它们眷恋,
  凭着你眼皮——那乌黑的眼睫
  亲吻你颊上嫣红的光泽:
  凭着你小鹿般迷人的眼睛,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
  凭着我痴情渴慕的红唇,
  凭着那丝带紧束的腰身,
  凭着定情花——它们的暗喻②
  胜过了人间的千言万语;
  凭着爱情的欢乐和酸辛: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
  我可真走了,雅典的女郎!
  怀念我吧,在孤寂的时光!
  我身向伊斯坦布尔飞奔,
  雅典却拘留了我的心魂,
  我能够不爱你吗?不能!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
  1810年,雅典
  杨德豫译
             
           失眠人的太阳
 
       呵,失眠人的太阳!忧郁的星!有如泪珠,你射来抖颤的光明
  只不过显现你逐不开的幽暗,
  你多么象欢乐追忆在心坎!
  “过去”,那往日的明辉也在闪烁,
  但它微弱的光却没有一丝热;
  “忧伤”尽在了望黑夜的一线光明,
  它清晰,却遥远;灿烂,但多么寒冷!
                查良铮 译
 
               只要再克制一下
 
         只要再克制一下,我就会解脱
  这割裂我内心的阵阵绞痛;
  最后一次对你和爱情长叹过,
  我就要再回到忙碌的人生。
  我如今随遇而安,善于混日子,
  尽管这种种从未使我喜欢;
  纵然世上的乐趣都已飞逝,
  有什么悲哀能再使我心酸?

  给我拿酒来吧,给我摆上筵席,
  人本来不适于孤独的生存;
  我将做一个无心的浪荡子弟,
  随大家欢笑,不要和人共悲恸。
  在美好的日子里我不是如此,
  我原不会这样,如果不是你
  逝去了,把我孤独地留下度日,
  你化为虚无-一切也逝去了意义。

  我的竖琴妄想弹唱得潇洒!
  被“忧伤”所勉强作出的笑容
  有如覆盖在石墓上的玫瑰花,
  不过是对潜伏的悲哀的嘲讽。
  虽然我有快活的友伴共饮,
  可以暂且驱遣满怀的怨诉;
  虽然欢笑点燃了发狂的灵魂,
  这颗心呵-这颗心仍旧孤独!

  很多回,在清幽寂寞的晚上,
  我有所慰藉地凝视着天空,
  因为我猜想,这天庭的银光
  正甜蜜地照着你沉思的眼睛;
  常常,当新西雅高踞天阙,
  当我驶过爱琴海的波涛,
  我会想:“塞莎在望着那明月”-
  哎,但它是在她的墓上闪耀!

  当我辗转于病痛失眠的床褥,
  高热在抽搐我跳动的血管,
  “塞莎不可能知道我的痛苦,”
  我疲弱地说:“这倒是一种慰安。”
  仿佛一个奴隶被折磨了一生,
  给他以自由是无益的恩赐,
  悲悯的造化白白给我以生命,
  因为呵,塞莎已经与世长辞!

  我的塞莎的一件定情的馈赠,
  当生命和爱情还正在鲜艳!
  呵,如今你看来已多么不同!
  时光给你染上了怎样的愁颜!
  那和你一起许给我的一颗心,
  沉寂了-唉,但愿我的也沉寂!
  虽然它已冷得有如死去的人,
  却还感到、还嫌恶周身的寒意。

  你酸心的证物!你凄凉的表记!
  尽管令人难过,贴紧我的前胸!
  仍旧保存那爱情吧,使它专一,
  不然就撕裂你所贴紧的心。
  时间只能冷却,但移不动爱情,
  爱情会因为绝望而更神圣;
  呵,千万颗活跃的爱心又怎能
  比得上这对于逝者的钟情?

  查良铮 译
 
             洛钦伊珈  
      
         去吧,你艳丽的风景,你玫瑰的花园!
  让富贵的宠儿在你的眸子里徜徉;
  还给我峻岩吧,那儿有积雪的安眠,
  尽管它仍铭记着自由与爱的创伤。
  然而,加里敦尼呵,你的峰峦多壮美:
  在那雪白的山顶,尽管天高风急,
  尽管瀑布湍激,没有舒缓的泉水,
  我却怀念幽暗的洛屈纳期而叹息。

  呵,我幼小的脚步天天在那里游荡,
  我戴着苏格兰帽子,穿着花格外套,
  脑中冥想着一些久已逝去的族长,
  而信步漫游在那松林荫蔽的小道;
  我流连忘返,直到夕阳落山的霞光
  为灿烂的北极星的闪烁所替换,
  因为古老的故事煽动了我的幻想,
  呵,是那幽暗的洛屈纳咖山民的流传。

  “噫,死者的鬼魂!你们的声音我难道
  没有听见,在滚滚的夜风里升腾?”
  那一定是英雄的幽灵欢乐喧嚣,
  驾着长风,奔驰于他的高原的谷中!
  在洛屈纳咖附近,每当风云凝聚,
  冬寒就驾着他的冰车前来驻扎:
  那里的阴云旋卷着我祖先的形迹,
  他们住在幽暗的洛屈纳期的凤暴下。

  “不幸而勇敢的壮士!难道没有恶兆
  预示你们的大业已为命运所摒弃?”
  呵,尽管你们注定在克劳顿战死了,
  你们的覆亡并没有赢得欢呼的胜利。
  但你们在泥土的永眠中仍旧快乐,
  你们和族人在布瑞玛山穴一起安息;
  那苏格兰风笛正在幽暗的山中高歌,
  洛屈纳珈山中回荡着你们的事迹。

  洛屈纳珈呵,我已离开你年复一年,
  还得再过多少岁月我才能再踏上你!
  虽然造化没把绿野和鲜花给你装点,
  你比阿尔比安的平原夏令人珍惜。
  英格兰呵,以远方山峦的游子来看,
  你的美景太嫌温驯而小巧玲珑,
  唤我多么向往那雄伟粗犷的悬崖,
  那幽暗的洛屈纳珈的险恶的峥嵘。
               查良铮 译
       
        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第1章第9节    

       啊!最早相识、最受尊敬的朋友!
       我心里虽然再没有人比你更值得忆念!

       虽然在这辈子永无重逢的时候,
       但愿你别拒绝在梦中和我相见!
       然而曙光会悄悄地使我泪痕满面,
       当我从梦中醒来,重感到现实的惨酷;
       而幻想却要常常盘旋在你的墓边,
       知道我脆弱的身躯也回返泥土,
       那时候,逝者和伤逝者就一起在低下相处。
                      扬熙龄 译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迷恋,
  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

  因为利剑能够磨破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够受,
  这颗心呵,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夜晚为爱情而降临,
  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昼,
  但是在这月光的世界,
  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唐璜第二章(节选)

    诗人歌德说“《唐璜》是彻底的天才的作品--愤世到了不顾一切的辛辣程度,温柔到了优美感情的最纤细动人的地步……”

          注释:第二章,拜伦以最细小、最细腻、最优美、最动人的笔触歌唱唐璜与海黛的爱情;编纂时删去了一部分,还想再删,已举不动斧头了,相信你读进去时感受也会相同的......

       一一七

  她的头发是褐色的,我说过,
       但她的眼睛却乌黑得像死亡,
       睫毛也同样黑,像丝绒般弯下,
       却含有无限娇媚;因为当月光
       从那乌亮的边缘整个闪出来,
       连飞快的箭也没有这般力量:
       它好像是盘卷的蛇突然伸直,
       猛地吧它的毒全力向人投掷。

  一八三

  那是一天逐渐凉爽的时刻,
       一轮红日正没入蔚蓝的峰峦,
       大自然鸦雀无声,幽暗而静止,
       好像整个世界已融化在其间;
       他们一边是平静而凉爽的海,
       一边是有如新月弯弯的远山,
       玫瑰色的天空中只有一颗星,
       它闪烁着,很像是一只眼睛

  一八四

    他们就这样手挽手往前游荡,
       踩着贝壳和五色光灿的碎石,
       有时走过平坦而坚硬的沙地,
       有时走进了被风雨多年侵蚀
       而形成的岩洞,好像精心安排,
       有大厅,有晶石的房顶和居室;
       他们并肩歇下来,以一臂相偎,
       呵,紫红的晚霞已使他们陶醉。

  一八五

  他们抬头看天,那火烧的流云
       像一片赤红的海,广阔而灿烂,
       他们俯视着海,映得波光粼粼,
       圆圆的一轮明月正升出海面,
       他们聆听浪花的泼溅和细风,
       他们还看到含情脉脉的视线
       从每人的黑眼睛照射对方的心,
       于是嘴唇相挨,接了一个蜜吻。

  一八六

  呵,一个长长的吻,是爱情、青春
       和美所赐的,它们都倾力以注,
       好似太阳光集中于一个焦点,
       这种吻只有年轻时才吻得出;
       那时灵魂、心和感官和谐共鸣,
       血是熔岩,脉搏是火,每一爱抚、
       每一吻都震撼心灵:这种力量
       我认为必须以其长度来衡量。

  一八七

  我说的长度指时间;他们一吻
       天知道多久!--当然他们没计算;
       即使算过了,恐怕也计算不出
       一秒钟内那多么丰富的美感;
       谁都不说话,只感到彼此吸引,
       仿佛心魂和嘴唇在互相召唤,
       一旦汇合了,就像蜜蜂胶在一起,
       他们的心是花朵,向外酿着蜜。

  一八八

  他们远离了世界,但不像斗室中
       一个人所感到的那种孤独滋味,
       海是静默的,海湾上闪出星星,
       红色的晚霞暗了,天越来越黑,
       四周无声的沙石,滴水的岩洞,
       使他们不由得更紧紧地依偎;
       好像普天之下再也没有生命,
       只有他们两人,而他们将永生。

  一八九

  在那寂寞的沙滩上,他们不怕
       耳目来窥探,也没有夜的恐怖;
       他们有彼此已足。语言虽不多,
       只断续几个字,却已尽情吐诉;
       呵,热情所教的一切热烈词藻
       怎及得一声轻叹那样表达出
       天性的奥秘--初恋,这一启示
       正是夏娃对后代女儿的恩赐。

  一九O

  海黛没有忧虑,并不要求盟誓,
       自己也不发誓,因为她没听过
        一个钟情的少女会被人欺骗,
        或必须有种种诺言才能结合;
        她真纯而无知得像一只小鸟,
        在飞奔自己的伴侣时只有快乐,
        从来不曾梦想到有中途变心,
        所以一个字也没提到忠贞。

  一九一

  她爱着,也被人热爱;她崇拜,
       也被人崇拜:他们本诸天性,
       让热炽的灵魂向着彼此倾注,
       如果灵魂能死,它已死于热情!
       但他们的神智又渐渐清醒,
       不过使感情复燃,又一次迷沉;
       海黛把急跳的心紧贴他的胸,
       似乎它再也不能离开它的跳动。

  一九二

  哎,他们是这么年轻,这么美,
       这么孤独,这么爱,爱得没办法,
       那一时刻心灵又总是最充沛,
       他们谁也没有力量把它管辖,
       于是犯下死后难逃的罪孽,
       必得让永恒的地狱之火来惩罚
       这片刻的欢娱,--凡人要想赠给
       彼此以快乐或痛苦,就得受这罪。

  一九四

  他们彼此望着

       他们的眼睛在月光下闪亮;

       她以雪白的臂
       搂着唐璜的头,他也搂着她的,
       他的手半埋在所握的发辫里;
       她坐在他的膝上,饮着他的轻叹,
       他也饮着她的,终至喘不过气,
       就这样,他们形成了一组雕像,
       带有古希腊风味,相爱而半裸。

  一九五

  那深情而火热的时辰过去了,
       唐璜在她的臂抱中睡得沉沉,
       她没有睡,却轻柔而又坚定地
       把她胸脯的姣美献给他去枕;
       她的眼睛时而仰望,时而看他,
       那苍白的颊已被她的胸偎温,
       呵,她博大的心灵正多么喜悦,
       为了它献出和将献出的一切。

  一九七

  因为他睡得这么恬静,这么可爱,
       他整个生命都和我们起着共鸣,
       他是那么温和,静止,柔弱无力,
       毫不自觉他给人的那些欢欣,
       他所经历、证实、和加于人的一切
       都已没入深远,渺茫而不可寻,
       这就是你爱的,迷人而不乏谬误,
       像是死了,却不给人以死的恐怖。

  一九八

  这少女看着她的恋人,而那一刻
       爱情、夜晚和海洋都是最孤寂,
       它们共同把寂寞注入她的灵魂;
       呵,就凭这砂石和粗犷的岩壁,
       她和她久经风波之苦的恋人
       筑起爱之巢,和人寰的一切远离,
       而太空中成群的星星遍观世界,
       竟找不到什么比她的脸更喜悦。

  二O二

  海黛和自然为伴,不懂那一切,
       海黛是热情所生,在她的故乡
       太阳发出三倍光明炙烤着人,
       连它明眸的女儿吻人都火烫;
       她生来只为了爱,为了选中了
       一个情人,就和他共一条心肠,
       别处的事情她不管;天堂,地狱,
       和她无关:她的心只跳在这里!

  二O三

  哦,那热情的澎湃!心房的急跳!
       我们为此得付出多大的牺牲!
       但心跳的因和果又极有韵味,
       叫监视它的“智慧”不得不行动:
       连忙把美好的真理念念有辞,
       好剥夺“欢乐”的魔力;“良心”也相同:
       它使劲对我们讲解善良的格言,
       太善良了--可怪卡色瑞没来抽捐。

  二O四

  好了,在这荒凉的海边,他们的心
       已经订婚,而星星,那婚礼的火把
       把这美丽的一对照得更美丽,
       海洋是证人,岩洞是新婚的卧榻,
       情感为他们主婚,孤独是牧师--
       他们就这样结了婚;这岩壁之下,
       在他们看来就是快乐的天堂,
       他们看彼此也和天使没有两样。

  二一二

  据柏拉图说,那是唯美的感受,
       是感官的无微不至的扩散,
       它纯属于精神,博大而神奇,
       自星空降落,就充塞与天地间;
       要没有它,人生会显得太沉闷。
       总之,那就是要用你自己的眼,
       再加上一两种小感觉来表明
       肉体本由易燃的泥质所揉成。

  二一四

  心灵像天空,是天庭的一部分,
       它也有日夜交替,和天空一样,
       有时它遮上了乌云,闪过雷电,
       也要尽情肆虐,变得昏暗无光;
       可是一旦被烧灼,刺破,和撕裂,
       险恶的云雾会化为雨而消亡;
       由眼睛流出了心血凝成的泪滴,
       这就是我们一生中的英国天气。
                     查良铮 译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