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色的大海的博客

输入大海一样的平静、和谐、包容、蔚蓝,把咆哮删除

 
 
 

日志

 
 

罗伯特·勃莱诗选 “深度意象诗派”的主要推动者和代表性诗人  

2014-01-15 11:5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诗》罗伯特·勃莱(Robert Bly)
 罗伯特·勃莱(1926--)  

    冬日的诗
冬日飞蚁颤动的翅膀
期待着贫瘠冬季的结束。
我爱你,我的方式迟钝而迂腐,
几乎完全沉默,除了只言片语。
我们各自隐秘地活着,是何缘故?
一道伤、那场风、某个字、或者父母。
有时候我们痴等,无助而笨拙,
既非成竹在胸又不能坦然释怀。
当你我掩饰起伤痕,我们便已
从人类退化成一种带壳的生命。
此时我们感到了冬蚁坚硬的前胸,
它的甲壳,它那沉默的舌头。
这必然就是蚂蚁的方式,
冬日的蚂蚁,那些受到伤害而仍想
存活下去的生物便有着这样的方式:
呼吸、感受他人、还得等待。
  
     勃莱是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超现实主义”(又称为“深度意象诗派”)的主要推动者和代表性诗人。已出版十多部诗集,三十多部译诗集。主要诗集有《身体周围的光》、《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等。《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是勃莱的最新作品,它由五十首诗组成。出版后引起诗界纷纭的评论。有不少论者认为它显示了美国诗歌新的趋向。1968年获全美诗歌大奖。
    他的诗把拉丁美洲现代诗歌欧洲超现实主义诗歌中国古典诗歌熔于一炉,成为“奔流在中西部大平原下深部的、突然长出来的树干和鲜花”,在二十世纪后半期体现出很强的生命力。
    1926年生于明尼苏达州,毕业于哈佛大学,第二次大战时曾在美海军服役,一生中长期住在明尼苏达西部的农村,以投稿、经营出版刊物、朗诵诗的收入为生。他有意放弃了许多美国诗人乐意追求的大学教书的机会,认为只有在艰苦的农村生活才能够接近群众、接近大自然,才能给诗歌创作带来丰富的生活素材。从50年代开始,他主编的刊物“五十年代”(后随时间推移相继改名为“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在美国诗歌界有相当大的影响。他力图摆脱理性和学院派传统的钳制,通过引进中国古典诗、拉美诗歌和欧洲超现实主义诗歌而给美国诗坛带来新的活力。他在执意地“寻找美国的诗神”。勃莱是影响过大批当代中国青年诗人的美国诗人之一。
    大海介绍勃莱,是想和博友们进一步了深度意象诗派”的作品,一起欣赏、体味其独特,优美,含蓄等的艺术魅力;探索意象派诗人怎样吧灵感融入奇思妙想的诗歌里;虽然只选了凤毛鳞爪......
 

      情  诗

 

我们相爱时,爱青草、

谷仓,爱灯柱、

以及那被人遗弃的街道,

不宽、彻夜无人。

  
    与友人畅饮通宵达旦后
   
  
   我们在黎明荡一只小舟出去
  看谁能写出最好的诗来
  
  这些松树,这些秋天的橡树,这些岩石,
  这水域晦暗而又为风所触动--
  我象你一样,你黑色的小舟,
  漂过那被凉凉的泉水所喂养的水域。
  
  大片的水下,自孩提时代起,
  我就梦见过奇异的黑色珍宝,
  梦见的不是黄金,或奇石,而是真正的
  馈赠,在明尼苏达苍白的湖下。
  
  这个早晨,也漂流于黎明的风中,
  我感觉到我的手,我的鞋,还有这墨水--
  如躯体的所有部位那样,漂流于
  肉体和石头之云的上空。
  
  几次友谊,几个黎明,几次对草丛的瞥视,
  几把被雪和热气所侵蚀的桨,
  于是我们从寒冷的水域上面漂向湖边,
  不再关心我们是漂流还是一直划去。

  
      入夜的恐惧
  

   有不熟悉的尘埃靠近我们,
  波浪就在山岗之上的岸边碰碎,
  树林缀满了我们从未见过的鸟儿,
  网在下面拖拉深色的鱼。
  
  黄昏来临;我们仰视,它就在那里。
  它已穿过群星之网到来,
  已穿过草丛的薄纱到来,
  悄然走动于水的避难所上空。
  
  我们想,白日永不会结束;
  我们有着仿佛是为白昼而诞生的头发。
  然而,那夜晚的静水终将上涨,
  而我们的皮肤将在水下看得很远。

  
      苏 醒
   

  我的血管中有舰队出发,
  水道中响起细微的爆炸声,
  海鸥穿梭于咸血的风中。
  
  这是早晨。整个冬天国土都蛰伏着。
  窗台铺盖着毛皮,庭院挤满
  伏着的狗,和捧着厚厚的书本的手。
  
  现在我们醒来了,起床,吃早饭!
  从血液的港口中升起呼喊,
  雾,还有桅杆,阳光下木滑车的碰击声。
  
  现在我们歌唱,在厨房地板上轻轻跳舞。
  我们的整个躯体犹如黎明的港口;
  我们知道主人离开我们去了白日。

  
           
  

  
  如果我想起一匹马整夜不眠地
  徘徊于月光覆盖的短草之上,
  我就感到愉快,仿佛我想起过
  一艘海盗船犁过深色的花丛。
  
  2
  
  我们周围的槭树充满欢乐,
  顺从于它们下面的东西。
  丁香睡眠着,植物睡眠着;
  甚至连制成首饰盒的木头也熟睡着。
  
  3
  
  蝴蝶用它的肩膀搬运着沃土;
  蛤蟆在它的皮肤上承受着花岗石小块。
  树冠上的叶片如同它的根部的
  黑色泥块那样熟睡。
  
  4
  
  我们象水中圆滑的甲虫那样生活。
  在我们所选择的任何方向划过
  寂静的水域,又很快被下面
  突然吞没。
  

       上升之月和下降之月
   

   太阳西沉,每分钟空气都在变暗。夜晚变得浓厚,把大地朝下拉向它。
  
  如果我的躯体是泥土,那么又怎样呢?
  那么我就在这下面,在夜晚来临之际变得浓厚。月亮逗留在天上。我的某个部位也在那上面
  。那部位多么高远!
  
  大地有大地的、尘世的结合之物。它们蜷曲在一个窝穴里,一个饲槽里,双臂的一次扫
  掠掌握它们,一片松林。幼枭同栖于一棵空心树上。而我们却被分开。
  
  夜晚来临……现在做什么呢?
  我的太阳将坠落于大地之下,沿着那海洋的黑暗下的道路嘶嘶地旅行。一百位成长过的圣人
  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把黑暗的小块扔在路上……
  
  午夜时我将到里面去,躺在我的床上,而我的月亮会突然消失。它将整夜在变暗了的大
  地上空独自旅行,穿过那向它伸出双臂溜走……它将继续前行,观望着……
  
  睡者将朝着漆黑走下来。谁将与他同在?
  他将在地牢中遇见另一位囚徒,也许那面包师……
                        罗伯特·勃莱诗选    “深度意象诗派”的主要推动者和代表性诗人 - 蓝色的大海 - 蓝色的大海的博客
                         峨眉玉雪启示性的雅评
         诗人孤独地生活在农村,生活在现实中,不仅看到自然的灵魂,也看懂了人的灵魂,他从它们的灵魂里,提炼出了人生的,人类的,社会的具有代表性的取向和追求,于是,他笔下的意向取舍都具备含义极深,极具灵度性的对现实的或赞美,或鞭挞,或崇拜的意义。他的诗冷得惊艳,他说:“我是用头脑里的经验写作,但我不写它们,我从它们出发来写作。”
 
沉静的水彩 - 沈沉 -
            图选自博客好友深沉的日记     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3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